本地薑

C AllStar 生於斯的時代曲

姑勿論你如何評價今天的香港樂壇,當有些單位交出新作,還是教人期待。繼年初與不同歌手聯手打造的EP “Collab Star”,去年中兩天三場的伊館演唱會,再來大碟《生於斯》。沒有上次“Cantopopsibility”的玩味實驗性,卻放大了對我城的感情,很真摯。畢竟四人生於斯,長於斯,唱時代曲,仿佛就是他們的使命。

B

 

「現在似生於憂患被葬送~想死於安樂就放縱」 《城惶城恐》

「煙火一灑遍~繁榮是否燒不光的鴉片」 《生於斯》

「舊了的鐵閘~明日尚遠~而怎到達」 《我們的電車上》

派台第一首歌《城惶城恐》,是前年七月的事,單看名字,就知內容圍繞甚麼;接棒的《上車咒》,另一個社會上熱哄哄的話題。事實上,C AllStar很多歌貼身又貼心,但打正旗號將本土情懷化作大碟主題,倒是第一次。

做音樂,有時也是對社會的反應,怎樣的時代,就做怎樣的歌。Jase:「近一兩年社會瀰漫著不確定性,我們有東西想爭取,但無人知最終會落入甚麼境地。如此的氛圍激發出『生於斯』的概念。」釗峰繼續解釋:「在這種迷失裡,我們不自覺地發現自己對香港的歸屬感,還有甚麼信念需要堅持,過程中慢慢消化和沉澱,理解何謂真正的『生於斯』。」在前路不明的當下,C AllStar同樣有很多問號,幸好憑著歌,情可抒。即使得不到答案,但迷惘中還有個出口。

a DSC_3730

 

本地流行樂隊性格很鮮明,Supper Moment是夢想領航員,Dear Jane唱punk也唱浪漫情歌,RubberBand有股正氣。C AllStar給人的印象,則像個時代記錄者。猶記得五年前推出《80後時代曲》時,正值「80後」這標籤出現之際;《切膚之痛》指向中港矛盾;《音樂殖民地》啟發自HMV倒閉。

1

除了時代,C AllStar記下來的,還有自己。On仔由2010年第一張大碟“Make It Happen”開始娓娓道來:「當初我們以不過米七的平均身高和那樣的外表,也能出碟,我們可以make it happen,大家都可以,這是最初的信念。2012年,末日傳言引發出《新預言書》。再之後的“To Begin From The End”,標誌部分成員大學畢業,正式走進社會,一個結束,代表另一個開始……不同專輯,見證了時代,也見證我們成長。」

 

TEXT.NICKY PHOTOGRAPHY.BARRY

節錄自#482 metr Pop

Similar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