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地薑

黃修平 林海峰 :中年危機是…緬懷從前好 ,面前卻怎辦?

還記得《狂舞派》的青春熱情和率性,黃修平新作《哪一天我們會飛》改以中年人心態懷念往昔美麗,探討的話題和情感都更豐富,更具層次。這次由黃修平與陳心遙聯合編劇,把二人的中學回憶全然投放到電影之中,呈現九十年代的舊情懷,呼應香港人眷戀過去的集體情緒;而劇中飾演中年角色的林海峰,亦仿佛在踩著一條過去與將來兩頭不到岸的鋼線之上。

 

A (2)

黃:黃修平 林:林海峰

黃:這故事最初的始點,源自陳心遙一次忽發奇想。我們看畢郭子健的《為你鍾情》,郭的意念來自張國榮一首歌,陳心遙希望寫一個關於譚詠麟歌曲的故事。基於對兩位巨星不同命運的感懷,他寫下兩頁故事大綱,正是從中年人角度回望從前。那時是2011年,我聯想到那刻香港的處境。有人說香港好像踏入了中年危機,常常緬懷以前有多好,面前又不知怎辦。

林:我想彭盛華是介乎滿懷壯志與萬念俱灰之間,做了些事情,但不是他想要的。想做得比以前好,但又未必做得到。中年就是如此,每天都在這兩種狀態之下並行。那是一條鋼線位,是人是鬼就看那一步。其實演藝生涯都是如此,有時會想,是否快要完結?原來又有一些。

B (1)

黃:你中學時有沒有參加甚麼學會?

林:任何學會都沒參加。我會去joint school的talent quest做觀眾,我記得麥潔文在喇沙表演唱歌,我就走上台跳舞然後衝返落台。我大多時都在破壞。大專院校的聯校歌唱比賽,司儀是梁安琪,我們會帶些砂砲,她一開口說話我們就拋上牆,「啪」一聲,差點被趕出場。

我讀書時沒有甚麼健康的志趣,都是返學踢波和玩。中學的畫面大部分是罰企,我中一至中五不是被老師罰出去企走廊,就是坐在課室窗邊數路過的車,巴士、私家車、巴士、私家車…數了五年。中學的日子好開心,不知讀了甚麼。

 

_MG_5402

 

黃:我是1992年的drama club主席,其實不想做的,我想做美術學會。因為美術學會的workload沒那麼忙,drama club好辛苦,每年要負責一個表演;但原定做drama club主席那個同學會考後未能回來升中六,第二人選就是我。

林:你信不信大部分人小學、中學做些甚麼,長大後也大概會做那些事,只不過變成了職業?好多人也如此。

6

黃:其實「夢想」是甚麼呢,我不認為拍電影是夢想,它應該是關乎更不實際、更離譜的事情。記得小時候看過紀錄片,見到有人用一個三角形的滑翔器在山丘之中飛過,我覺得這是人類所做一件「離哂大譜」的事。只拿著類似紙鳶的物體在空中飛,如果有一陣風吹過會如何呢。那時候已希望有生之年可以嘗試,去年在多倫多終於有機會玩!

小時候經常留意電視節目《日本風情畫》,其中一集是紙飛機飛行大賽,直到現在依然很深印象。一群人在密不透風的體育館裡,飛出一些十分纖薄的透明紙飛機,在空中盤旋很久,直至最後一架輕輕著地。雖然只是看過一次,但有時候印象就是一瞬間的事情。所以當這故事談及飛行,這些感覺又被喚起。

 

5

故事大綱

余鳳芝和彭盛華結婚十年,過著尋常而壓抑的生活。某次舊同學聚會,喚起余鳳芝沉睡多時的回憶。她是英仁書院的中六轉校生,在歌唱比賽中認識了彭盛華和蘇博文,盛華的夢想是當室內設計師,博文希望成為飛機師。他們活在「三人行」的夢幻歲月中,直至開放日之後,蘇博文不辭而別消失了,原來答案就在當年的開放日裡⋯⋯

 

TEXT. LORRAINE PHOTO.FRANKY
林海峰WARDROBE . Comme des Garçons @I.T / MAKEUP . Gricha / HAIR . Jacky Ma@Headquarters
LOCATION . 香港都會海逸酒店

 

節錄自#474 metroPop

 

Similar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