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地薑

被遺忘的後巷

每幢唐樓之間的後巷幽暗狹窄,不見天日,但這正是香港的獨特文化。國際知名攝影大師Michael Wolf最近他推出新作《非常道 巷裡巷外》,全書共有1,637張照片,捕捉13年間,遍佈港九新界一個個可堪玩味的後巷角落,別人以為的醜,是他眼中的美。

11

 

4回溯歷史,後巷的出現,原來是為了滿足法例的要求。殖民時代初期,興建唐樓必須顧及大廈背街方向的採光和通風。那是仍要「倒夜香」的年代,後巷亦成為最方便的管道,當時法例的英文用詞是scavenger lane,解釋正是清道夫使用的巷里。對Michael來說,後巷是香港的獨特文化,反映城市的性格。在這不顯眼的公共空間,有些人還是會用植物悉心粉飾,清潔工人各出奇謀,晾曬衣服、手套、拖把,亂中有序,拼湊出有趣的幾何圖案。Michael的這輯作品甚少有人的出現,反而是人的出沒痕跡。

7

 

14

 

16舊區要重建,有時的確無可厚非,但在上者的一些念頭,有時卻好心做壞事。Michael的攝影集有句頗有意思的話:「一個城市的特色,並不是由城市設計者刻意塑造出來。」猶記得當局去年花了數十萬,請來塗鴉藝術家「美化」觀塘後巷牆身。Michael也在其他訪問說過:「後巷有趣在沒人理,所有東西自然出現,當政府帶著準則規劃,就會變得太千篇一律,如商場般乏味。」後巷是民間智慧的集結,衷心希望,它們不會消失得那麼早。

6

15

 

17

8

1

Text*Nicky

節錄自#489 metro Pop

 

Similar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