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地薑

現在,是否流行小清新地搖滾?

這些年,本地即使頻有新獨立樂隊出場,全都是溫婉柔和,欠缺火氣。搖滾,無論在獨立還是主流,好像已經沉寂了好一段時間。曾幾何時,年輕人玩音樂,都是要火要熱血要搖滾。搖滾與社會息息相關,在社會動盪的時刻,搖滾樂隊卻少之又少,這到底代表香港樂壇與社會,處於一個怎樣的狀態?

 

 

11
Serrini的歌曲介乎小清新與My Little Airport之間,音樂傾向乾淨,而歌詞則帶點小調皮。

 

雞蛋蒸肉餅的曲風平淡溫柔,是近日冒起得較快的一隊本地獨立樂隊。
雞蛋蒸肉餅的曲風平淡溫柔,是近日冒起得較快的一隊本地獨立樂隊。

 

新青年理髮廳在短短一兩年,已經受到本地文青追捧。
新青年理髮廳在短短一兩年,已經受到本地文青追捧。

 

近年冒起的新生代音樂單位Serrini、新青年理髮廳、雞蛋蒸肉餅等,音樂風格稍為不同,然而都走平和溫婉的小清新傾向。90後新晉創作人李拾壹認為,台灣的小清新風氣,例如魏如萱,蘇打綠的流行,對香港所帶來的影響是音樂形象多於風格︰「小清新只是標籤和形象,香港人之前少玩是因為未有人提出,到台灣興起後,想走文青路線的本地音樂人自然效法。加上玩小清新音樂所需要的技術、器材、成本,都比玩其他音樂為低,所以受年輕的音樂初哥歡迎。」

 

90後新晉創作人李拾壹
90後新晉創作人李拾壹

 

音樂潮流已經不再站在搖滾的一邊,樂評人袁智聰亦認同台灣小清新對香港音樂的衝擊︰「網絡開放了很多音樂人的眼界,即使不是本地樂隊,其他地方也一樣,玩的音樂類型多了,自然也不再只集中在搖滾樂上。」加上香港獨立玩音樂的表演場地大多是咖啡廳、書店、電台,容不下太多樂器的演出,更加有利小清新音樂的發展,對搖滾樂造成窒礙。

 

2
樂評人袁智聰

 

袁智聰笑說,若現在還有人高呼「搖滾不死」,只讓人覺得老土︰「不是不相信『搖滾不死』,只是不會再將這句話掛在口邊,這種口號式的呼叫已經過時。」李拾壹亦認同︰「聽到這口號的確會『嘰』一聲笑出來,不過只是笑最表層的意思,內裡的意義其實不變。就音樂上的精神上來說,搖滾的確不死。」口號也不是完全沒有意思,多少反映實況;至少當「搖滾不死」這口號式微,亦是本地搖滾樂凋零之時。

李拾壹指,搖滾與社會兩者密不可分,搖滾的聲音可呈現社會形態。誠然現時本地社會上,事事都能引起爭端,持份者也好,塘邊鶴也好,都執著於自己的看法,爭辯從來都沒有結論,沒有出路。本地搖滾樂的困局,完全反映了現時社會狀態。

鍾情本地搖滾icon Beyond,曾多次重演音樂劇《駒歌》的導演楊秉基(Banky),亦認同拾壹的說法︰「社會常強調和諧,總覺得憤怒好負面,但人本來就是有不同情緒。」敢怒敢言的人漸少,樂隊不再以激烈的歌聲,咆哮出人民的心聲。

 

本地樂隊怒人,是繼八十年代黑鳥樂隊及九十年代LMF後,近年罕有以粗口入詞,而又受到樂迷留意的年輕Rock Band。
本地樂隊怒人,是繼八十年代黑鳥樂隊及九十年代LMF後,近年罕有以粗口入詞,而又受到樂迷留意的年輕Rock Band。

 

大家不再將憤怒情緒放在搖滾樂上,反而放在指罵樂隊之上。Banky繼續說︰「主流也好,獨立也好,只要稍稍有知名度的樂隊都不能有半點行差踏錯,否則會被罵得很慘。」搖滾本來就由不同的控訴所組成,但搖滾樂隊在控訴的同時,亦害怕被其他人控訴自己。現在社會充斥謾罵氣氛,令搖滾力量縮小,變相增加人們的無力感。Banky指,在社運中不時還唱著Beyond的歌,令他不得不問一句,何以這一代沒有能代表我們的搖滾樂?

 

3
好戲量音樂劇《駒歌》導演楊秉基Banky

 

Banky說,現時社會分裂,各人只堅持一己看法,連搖滾樂隊也一樣︰「早前有調查指香港有約二千間band房,其實夾band的人一點也不少,問題是他們各自以為自己所組的樂隊是全港最top。」只活在井底,世界太細,眼光淺窄,所以近年的搖滾樂隊難以脫穎而出。

主流其實不乏搖滾樂隊,Rubber Band、MR.等,但三位受訪者同時認為,主流樂隊的搖滾精神,及不上在聲音上較為靜態的獨立樂隊My Little Airport(MLA)。MLA音樂上輕鬆溫馴又帶點玩味,但細看歌詞卻極為大膽,道盡社會畸態。袁智聰說︰「相比一些扭大支結他的樂隊,MLA更具搖滾精神。若只是音樂好rock,但歌詞上卻寫一些無無謂謂的內容,別人很難認同那是rock band。」

 

本地獨立樂隊My Little Airport的反叛及搖滾精神不容置疑,但非搖滾的音樂特質,難以帶起大眾情緒。
本地獨立樂隊My Little Airport的反叛及搖滾精神不容置疑,但非搖滾的音樂特質,被指難以帶起大眾情緒。

 

Banky雖然認同MLA的搖滾精神,但MLA非搖滾的音樂特質,難以帶起大眾情緒,因為MLA的歌並不適合合唱。與Beyond的歌不同,Beyond的歌能讓樂迷一起高歌,唱出心聲;MLA的搖滾只能在骨子裡。或者,正正香港人的憤怒,此時此刻,也只能在骨子裡咆哮。雖說MLA的音樂受本土樂迷歡迎,但從Banky說,獨立電影“1+1”全片以MLA的歌曲作配樂,在外國的影展中,一旦脫離歌詞,MLA的歌較難觸動外國人。他說︰「希望MLA受大眾歡迎的同時,他們會漸漸回歸搖滾的曲式。」

 

TEXT.JILLSANDY

Similar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