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觀

地球最後淨土
南極竟然熱辣辣

早前有報導指南極氣溫創下攝氏20度高溫,全球暖化令企鵝族群劇減70%  !氣候暖化,不單令得意企鵝遭殃,冰川融化帶來的影響,甚至遠遠超乎你想像。今次請來旅遊兼保育達人上田莉棋分享她最近在南極旅遊的經歷,了解這片最後淨土與我們密不可分的關係!


每天約有2小時的遊覽時間,乘坐衝鋒艇於冰海上欣賞冰川、或登陸各島是指定活動。

直搗 無雪南極大陸

進擊南極大陸,上田沒有經傳統的路線由阿根廷烏蘇懷亞 (Ushuaia )出發,避開了以驚濤駭浪聞名的4天德雷克海峽(Drake Passage)行程,改以較輕鬆的Fly-in cruise方式,由智利坐飛機至南極半島的喬治王島 (King George Island),再徒步半小時,坐上衝烽艇,直搗郵輪,展開南極之旅。未計香港至智利的行程已如此顛簸,遠征南極真的比想像中還要辛苦,當踏上南極大陸上一刻,卻發現地上沒留有半點積雪,「南極半島的天氣理應很不穩定,我於3月尾前往,雖沒有早前報導的攝氏20度那麼誇張,氣溫也大約維持在攝氏10度以下,但以南極的天氣來說已是很熱,而大部分時間更是藍天白雲,天氣異常的好,地上的雪都融了,只留下冰,天氣要比冬天的北海道還暖,氣候暖化真的很嚴重。」冰雪融化,不單令上田無法參加雪地遠足等活動,更同時直接威脅著企鵝BB的性命。


暢遊南極,可觀看大量野生動物,包括巴布亞企鵝(Gentoo Penguin)、頰帶企鵝(Chinstrap Penguin)、小鬚鯨(Minke Whale)、座頭鯨(Humpback Whale)與食蟹海豹(Crabeater Seal)。 

 

 

 

 

上田莉棋, Riki,

日台混血兒,土生土長香港人,旅遊記者出身,現職自由旅遊作家及旅遊設計師。熱愛旅遊與動物,曾遠卦厄瓜多爾納米比亞、南非及馬拉威擔任動物義工,更著有《別讓世界只剩下動物園:我在非洲野生動物保育現場》一書,致力以文字推廣動物保育。

[[[related_posts]]]

TEXT : MITTY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PHOTO:上田莉棋   

Similar Posts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